NewBuds

Keep Calm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8)


>短更。九月事務繁忙,更新不定期掉落。

>在北半球的盛夏裡寫聖誕節,感覺真是微妙。

>(3. The Monster)終於告一個段落,接下來是(4. The Catcher in the Rye),借用我非常喜歡的小說的名稱、意境,段落大綱我自己也很喜歡,希望能順利表達。

>以上,感謝耐心等待、閱讀這篇文章的你。


I'm only a man with a candle to guide me,

I'm taking a stand to escape what's inside me.

A monster, a monster,

I've turned...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7)

>遲來的生日賀。

>上週有事,週更承諾未達,本週加長內容以示彌補。非常感謝喜歡這篇文章、為這篇文章留言的你,時間有限,為了加緊更新,無法一一回覆還請見諒。也很感謝閱讀這篇文章的你,希望本週的內容能讓你讀個過癮。最後,祝

展文愉快

>指路前章:[K]Fragile Things


路上沒什麼行人,車也很少。風裡夾雜著飛雪,迎面撲來。身上的衣褲不厚,連帽外套的帽子甚至沒有兜在頭上,然而本該有的冰冷疼痛,對現在的周防而言卻不存在,雪塊不論是落在衣物髮膚,都會瞬間消融逸散,能力讓他周身彷彿帶著一層隔膜,把他和世界遠遠的相隔開來。

他就這樣沿著街道一直走下去,穿得不是防滑的...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6)

>承諾的週更。

>感謝閱讀這篇文章的你。

>指路前章:[K]Fragile Things


……what I was

Would……turn your back on……

……I seem dangerous

……be scared?


夢裡有歌。

他站在懸崖邊緣,稍微移動腳步,就有碎石落入深淵。落下的石頭沒有回聲,他探頭去看那片黑暗。回過頭,是蒼白廣闊的天空,更遠的地方星火燐燐,在焦黑的廢墟間閃爍。他再度看向黑暗深淵,心中沒有恐懼,或者該說什麼都沒有。在那短暫片刻,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,身體空而輕盈,彷彿隨時能被一陣狂風帶走。

然後,說話聲令他逐漸轉醒...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5)

>承諾的週更。

>感謝閱讀這篇文章的你。

>指路前章:[K]Fragile Things


感謝草薙提供了指示清晰的購物清單,他們只花費了約一小時就買齊所有必須食材。

踏出超市時,還正中午,天氣難得晴朗溫暖,他們在沿途的小咖啡館吃過午餐後,安娜提出建議,想去二手書店“本”。

不過不是為了二手書,而是為了那裡販賣的二手黑膠唱片。精明的安娜想挑喜歡的黑膠唱片作為今年的交換禮物。

”可以用Homora裡的唱盤放來給大家聽,很划算。“她說。”尊,想好了嗎?要不要也挑一片?“

周防未置可否,從善如流的跟者走進店裡。

曾多次造訪該店的安娜,一入店內就如魚得水,放開周防的...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4)

>承諾的週更。

>感謝閱讀這篇文章的你。

>指路前章:[K]Fragile Things


“星星……再往左邊一點比較好吧?“

”……左邊,這樣嗎?“

”嗯……“

”說起來,十束桑,今年還是要辦嗎?交換禮物。“

”……要啊!去年還挺成功的不是嗎?“

”是這樣沒錯……不過我想不到要送什麼啊!草薙桑今年也要送特製調酒嗎?真好啊——我就沒什麼好送的。“

”哈哈!煩惱也是這活動有趣的一部分啊!“

”啊——!”

“十束桑今年打算送什麼啊?“

”這是——秘密。“

“誒——透露一下嗎!我真的想不到要送什麼啦!八田你去年拿到什麼?”

”我嗎?吃到飽餐券。“...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3)

>超短的一更,以示我還沒忘記它。

>向自己承諾本週起開始週更,或長或短。

>最後,謝謝還記得這篇文章的你。

>指路前章:分類——[K]Fragile Things


⋯⋯ problem lies in me


有歌聲,不知從哪裡來。

凝神去聽,周圍卻變得一片靜謐。他屏息了好一會兒,分神思考了一下為何自己要費力去聽那不知是不是歌的歌,聲音又斷斷續續傳來。


⋯⋯ only a man ⋯⋯ candle to guide ⋯⋯

⋯⋯ escape what's inside ⋯⋯


“⋯尊,尊!”

胸口沈重,讓他無法順暢呼吸。

周防猛地...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2)

>小更新,以示我還沒忘記它。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?

>指路前章http://ifblack.lofter.com/post/1ca6ba_a41b408


接3.1


印象中總如一盤散沙的青組隊員們,如今整齊的列隊在宗像身後十步之遙,和他們的領頭人一樣劃一地撐著黑傘,氣氛肅穆的彷彿送葬行伍。

被送葬的倒霉鬼,摳摟著身體,站在另外一側的大樓牆邊,沒有任何遮蔽的被磅礴大雨砸個正著,絲絲亮光游離在他身側。

那是瘋狂。周防想。

“哦——雷電系?有主場優勢嗎?”草薙說,聲音閒適。

倒霉鬼大概也是相同想法,因此明明衣髮全濕、模樣狼狽,照樣保持著一副猙獰笑容。

周防沒他們樂觀...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1)

3. The Monster


陰雲集聚在天際邊緣。

盛夏午後,溫度居高不下,皮膚表面有種揮之不去的黏膩感。

周防坐在河堤上,老位子,雙手撐在身後。

這幾年,大樓一棟接著一棟蓋了起來,這裡的天際線卻沒被遮蔽多少,和他開始造訪時相差無幾。

當時,少年宗像眺望的,也是同一片風景。

周防有些好奇,他到底在凝視什麼,又在尋找什麼。

不過,周防連自己在追尋什麼,或者,是否有所追求,都不清楚。


雲翳不知不覺籠罩整個天空,湧動的深灰中電光閃現。

周防聽見遠處傳來的隱約聲響,好像某種不知名物的嚎叫。

他瞇細眼睛去看,傳說中前代赤王的殞坑就在同一方向。

他能感覺到胸腔中的轟隆共鳴,好...

(1.1)

>重修,連載再開,標題未定,草稿於http://blackegoist.lofter.com/post/1d5405c2_9f661a2

>AU,DIS系列。

>男女顛倒,主要角色全員先天性轉。

>其餘請參考設定。


1.1 A prince in rain


“找到了?太好了!安娜醬怎麼樣?……小貓?……總之,沒事就好!真的很對不起,櫛名醫生,我之後會好好說說那群傢伙的。……哪裡,您太客氣了。……謝謝您打電話來,再見。”

草薙出雲按下掛斷鍵,擱下剛剛急匆匆抓過的錢包手機,慢吞吞地蹲坐到玄關上。

心放下來的時候,耳邊的聲音都回來了,窗外滴滴答答的雨聲傳...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2.3)

(2.3)

仔細想想,不過是個稍嫌誇張的傳言,套在那假正經的傢伙身上,卻顯得好笑莫名。

周防一想到那些關於“西區幽靈”的逸事,就忍俊不禁,噴出的煙圈在笑聲裡七零八落。

他站在往河畔的階梯邊,背河靠著河堤。仲春暖融的陽光照在身上,讓周防舒服地閉上雙眼。


“午夜零時站在十字路口,呼叫‘幽靈’三次,它就會回、應、召、喚、喔。”十束信誓旦旦的聲音掠過腦海。

周防吐息,把本來就相當低沈的聲音壓得更低。

“宗像禮司。”

“宗像禮司。”

“……宗像禮司。”

“有何貴幹?”

張開眼,轉過頭,一身黑的宗像就提著傘站在階梯上緣。

和上次相近的站位和著裝,手套倒是拿掉了,露出和...

12

© NewBu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