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Buds

Keep Calm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6)

>承諾的週更。

>感謝閱讀這篇文章的你。

>指路前章:[K]Fragile Things


……what I was

Would……turn your back on……

……I seem dangerous

……be scared?


夢裡有歌。

他站在懸崖邊緣,稍微移動腳步,就有碎石落入深淵。落下的石頭沒有回聲,他探頭去看那片黑暗。回過頭,是蒼白廣闊的天空,更遠的地方星火燐燐,在焦黑的廢墟間閃爍。他再度看向黑暗深淵,心中沒有恐懼,或者該說什麼都沒有。在那短暫片刻,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,身體空而輕盈,彷彿隨時能被一陣狂風帶走。

然後,說話聲令他逐漸轉醒,他發現自己叫周防尊,而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。

身旁有人,他們壓低聲音交談。

“偶遇三次墜入愛河,這就是所謂的——命運——嗎?”

“又是哪來的肥皂劇劇情?”

“Bingo!不愧是草薙桑。不過,很酷吧?偶然相遇,互相留意,還得看對眼——機率可低著呢!如果現實中真的碰到,我說不定也會中箭?——命中注定——這種感覺?”

”十束桑也相信這種事喔?”

“為什麼不?超有趣的不是嗎?”

周防抬起頭,脖子才剛移動,雙臂發麻的感覺就變得非常明顯。


……Everything I touch isn't dark enough

If this problem lies in me


歌聲在遠去,留下夢的殘渣。周防知道只要自己一張開眼睛,那聲音就會逝去。

他睜開雙眼,閉眼,再睜開。光線昏暗,周防趴在吧台的最邊緣,整個身體彆扭地蜷縮在高腳椅上。先前聽到的交談聲,是吧台另一頭的幾個人發出來的。

廣袤蒼穹的映像好像還在眼前,心情卻不比平日,有種難言空洞,似乎還能聽見風穿行而過的咻咻響聲。周防像要確認自己胸腔是否真有破口一般,伸手,摸索外套前襟,煙盒不在常用的口袋裏。他發了會呆才記得,Homra前陣子為了安娜開始限時禁煙,於是,marlboro被上繳給不沾菸的十束。 

汗水緊貼著臉緣、脖頸和後背。近來抓不住尾的夢境頻繁造訪,將醒未醒時焦躁感總是揮之不去。周防一節一節地撐著吧台坐起來,背景是新加入的小鬼們起哄的喧嘩。

他離開椅子,摸了摸外套口袋裡的零錢,就出門了。把草薙"喂,外面雪很大"的叫喊拋在身後。


TBC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NewBu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