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Buds

Keep Calm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8)


>短更。九月事務繁忙,更新不定期掉落。

>在北半球的盛夏裡寫聖誕節,感覺真是微妙。

>(3. The Monster)終於告一個段落,接下來是(4. The Catcher in the Rye),借用我非常喜歡的小說的名稱、意境,段落大綱我自己也很喜歡,希望能順利表達。

>以上,感謝耐心等待、閱讀這篇文章的你。


I'm only a man with a candle to guide me,

I'm taking a stand to escape what's inside me.

A monster, a monster,

I've turned into a monster,

A monster, a monster,

And it keeps getting stronger.*


夢來的時候,他隻身在曠野中前進。凌空的朱紅焰火比血豔麗,自體內奔騰而出,意外的既無疼痛,亦未感到平日那股高熱焦躁。回頭,透過烈炎舉目所及,熟悉的景物斑駁漆黑,高樓不復,遺留大片天空慘淡,看不出顏色。歌聲在退潮,周圍只有燃燒的聲音仍清晰異常。

周防知道少了什麼,對何以至此不是沒有頭緒,不過他依然心無旁騖地踏著絨毯般灰燼,在荒蕪正中不斷向前,靠近懸崖邊緣也沒讓他慢下腳步。他想起少年時不知和誰的遊戲,他們一齊踩著自行車朝斷坡衝刺,最後壓下煞車者勝,奪勝獎品是什麼早就不復記憶,周防只記得自己像現在這樣,飛也似的前進,前進,腳邊的碎石滾落,他沒有煞車,把一切,包括自己,遠遠、遠遠地拋在身後。

他在空中看著火吻手心,蝕痕斷開掌紋。在陷入黑暗前,紅炎的赤色依舊頑強地映入眼簾。


清醒的時候,四周如夢中一般安靜,周防沒將眼前誤認為夢境延續,因為抬頭所見還是酒吧二樓那個天花板,因為力量仍在體內灼如悶火。

他憑藉著午後微光下樓,一邊猜測現在幾點,一邊用目光搜尋時鐘,時針正越過四點的位置。酒吧罕見的除了他誰也不在,周防溜進吧台後去翻冰箱,裡面有草薙新做的水果冰茶,用一公升的玻璃長壺承裝,他把整瓶拿出來,以手臂關上冰箱,另一隻空餘的手取下架上的威士忌杯,放上檯面。他打亮吧台正上方垂吊的小燈,在柔和的黃光裡將冰茶倒入杯中。

今天是聖誕節,交換禮物的活動在聖誕夜就已經結束,不過為了實現安娜今年的生日願望:去遊樂園看聖誕遊行,店長草薙宣佈homra公休一天,連十束領著赤組一干人等,大清早就浩浩蕩蕩出發。周防則以行動堅決表明留守意願——從頭到尾都躺在床上拒絕睜眼,僅抽出枕頭底下的皮夾贊助,權充聖誕禮物。於是,向來熱鬧的傍晚時分難得沈寂,獨留他一個人啜飲冰茶環視酒吧內部。

室內沒開其他的燈,聖誕樹上裝飾的彩燈也暗著,窗外偶爾路經的車帶來一瞬光芒,很快被陰影吞食。

周防長久不眨眼地凝視著面前的黑暗虛空。

他這幾年來一直多夢,各式各樣的夢境有些殘缺地留在記憶裡,有些沒有。半夢半醒的過去中,他總是恐懼毀滅,為失去痛不欲生。然而,如今在夢裏焚毀一切,重要或不重要的,空腔般的心口不但一點回音都沒響起,還讓他鬆了口氣,這樣一覺醒來就能過上正常生活,是唯一浮出腦海的聲音。


在夜雪落下之前,周防尊,二十二歲,成為第三王權者第四年,首次知曉自己內心有塊極寒之處,冰冷、堅硬,永不消融。


TBC

*以上英文歌詞選自Imagine Dragons的”Monster“,bug是發行時間和K劇情進行的時間不符,不過K是架空故事而我喜歡這首歌。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NewBu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