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Buds

Keep Calm

DIS(3)

>草稿,修改中。

>AU,DIS系列。

>男女顛倒,尊禮,lesbian。

>十束中心。無多角戀,單純想用十束角度來看尊禮(一直想寫寫看外表溫和柔順、內心冷淡瀟灑的十束多多良)

>其餘請參考設定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她一身黑風衣,搭上同色的窄褲短靴,皮膚和內側襯衫一樣雪白。剌剌秋風吹動衣擺髮梢,背脊挺的筆直。抬頭望向滿樹楓紅,背著深藍劍袋,一派俐落瀟灑。

 

十束忍不住按下快門。

 

喀嚓。

突如其來的快門聲。宗像禮司沒露出太驚訝的表情。看著相機另一端的熟悉面孔,擺了一個笑臉。

"早安。十束桑。"

"早~安~吶~青~之~王。"十束歌唱般拖長聲音回道。"我還是第一次在這遇到宗像桑欸,平常就走這嗎?"

"是的,十束桑也是?之前竟然都沒碰上呢。"

"嘿,大概是因為時間不同?”她歪歪頭。“我一般不這麼早去學校,宗像桑的話,大概都很早吧?社團--之類的?"

"是啊,劍道社早上有練習。"

"真勤快哪。"低托著相機,十束給出一個讚歎的眼神。

"您不也是?"宗像真誠回道。"十束桑參加的是攝影社吧?來拍楓樹嗎?"

"是呦,因為這條路上楓樹足夠壯觀,又紅得很美嘛。本來只是想襯著晨曦來拍,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。有句話怎麼說--無心插柳?不管怎樣美人都是大歡迎--"十束舉了舉相機示意。"宗像桑不介意吧?"俏皮地朝她眨眼。

宗像失笑,聳了聳肩。

實話說,十束也不覺得她是會在意這種小事的人。

就她所知,宗像那清一色由女性成員組成的秘密後援會,裏頭可有為數不少的相片流通--敏銳如宗像禮司是不可能不知道的。

"真~不~愧~是~青~之~王~"她沒頭沒腦地哼起自創弦律,重新舉起相機。

 

透過鏡頭,宗像直視過來的灰紫色眼睛,美得不像現實存在的東西。

十束想,她不是不能明白,加諸於美到鋒利的這位身上、那些崇敬迷戀所謂何來。

 

"吶、吶,King也要加油喔!"她對緩步進入焦距的周防說,順便道了聲早。

周防尊點點頭,對她意謂不明的發言,習慣似的連張嘴都懶。

"早安,周防。"宗像說。"終於捨得和床分手了?"

"我不腳踏兩條船,你知道的。"周防說,從後面把下巴靠在宗像肩上,微瞇著眼,舒懶的像隻饜足的貓。

宗像輕哼一聲,確實地沖周防翻了個白眼。

那表情十足周防尊式,十束忍俊不禁,輕輕巧巧連按好幾下快門。

"近~朱~者~赤~近~墨~者~黑~"她再度自愉自樂地哼唱起來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她們的戀情曝光很晚,至少,整天和周防混在一起的草薙和十束,整整過了一季才撞破。

 

那時候,十束正捧著大疊從圖書館借出的書,想就近找個空間來看,草薙走在一旁雙手也沒閒著,一樣捧著大絡攝影圖冊。

 

"借那麼多你能在期限內看完嗎?怎麼不多分幾次借?"草薙問她。

"別擔心,大部分我都看過了,只是想參考一下罷了。"

"這次要拍的新主題?"

"還沒想好呢~所以才想看看有什麼有趣的嘛!話說,我們上次看上的空會議室在這附近吧?"

"是啊,尊發現的--簡直像貓一樣,到處找秘密基地。"

"King是獅子--不就是大貓嗎?"

她們對視一眼,一齊爆笑出來。

"哈哈、咳,說起來,一直有件事想問你、尊再怎麼沒女人味好歹也是女的,應該叫她queen不是?"

"那種人物叫king就夠啦、說笑的,是因為西洋棋啦,西洋棋。"

"西洋棋?有騎士主教的那個?"草薙揚起一側眉毛。

"對啊,就是那個。"十束點點頭。"你不覺得很像嗎?king--無所不能又不輕易驚動--之類的?"

"這個嗎……"草薙不置可否的笑笑。"啊,是這邊。"把手邊圖冊改成半抱,空出單手開門。然後停在那裡。

 

"怎麼了嗎?"

矮上一個頭的十束,從後面看不到草薙臉上的奇妙神色,對其肇因倒立刻看得明白。

 

她們一人半靠著空桌,貼臉站得極近。

周防雙手還黏在宗像滑順的短髮上沒撤下來,宗像則把手靠在周防肩頭,拉近推遠施力皆宜的完美位置。

嘴唇比平日豔紅--傻瓜才會問她們剛才在幹嘛。

 

看著開門進來的草薙和十束,周防的表情完全沒變(就是沒表情);宗像在輕推開周防後,微笑著問候了一句下午好。

大方的讓自認厚臉皮的十束都快替她們臉紅起來。

 

"唉、那個、尊、什麼、什麼時候的事啊?“草薙把圖冊隨手放上窗沿,鎮定的壓低聲量,遲疑的語句卻出賣了她。

"大概,"周防微微側頭仿佛正在思索。"去年年底?"

"……那不就是三四個月前的事了嗎?!你怎麼什麼都沒說?!"

"又沒瞞著。"擰眉靠在桌邊,一副你好吵啊的表情。

宗像輕輕的笑出聲。

"驚訝嗎?"她上前接過十束手上的書放在桌上,問道。

"嗯--不是指你們在交往的事--雖然我也沒看出來。"十束吐吐舌。"是故意被發現的吧?king原本就是這種性格,宗像桑的話,總覺得和印像不同。啊,是好的意思喔。"她朝她笑笑。"我一直想和宗像桑搭話來著,感覺會很有趣,不過從沒找到好時機,今天總算有了、該怎麼說、契機?"

"謝謝。"宗像回以笑顏。"我們一開始其實就有共識了喔,不必隱瞞、也不必特地宣揚,畢竟是私事。只是這樣,竟然就沒人發現,我也很意外呢。剛剛估且算……"斟酌了一下。"惡作劇?"

十束發出短促的笑聲,直視宗像。"但是吶,是認真的,對吧?"

"嗯。"

沒加重也沒揚起的聲音,卻自有股沈穩靜謐的重量。



事後草薙問她,對她們的事都不驚訝嗎。“我都嚇得腦袋一片空白了,你還和青之王聊得挺好的嘛?”語氣七分佩服三分調侃。

十束對此回答頗妙。“我也有被嚇到喔。不過你想想,假設King要和某人約會,你覺得怎樣的比較適合?”

名為周防尊的少女,眼睛睜也不睜的離線時間少說也占五成;上線時煞氣又重,敢和她四目相接都是少數。

“作為對象,視線對不上根本免談--太弱;氣勢不夠,頂多只能當小弟小妹吧。”草薙摸摸下巴。

“櫛名醫生的話,就像輔導老師。King和他一起,絕對三分鐘就睡著。安娜醬--犯罪嗎?”

“噗、我們的話,對尊來說大概火花不夠……確實是和那位擺一起比較適合呢。”草薙用修長漂亮的手指揉揉眉心。“哎!真是的,這事要怎麼跟那群小朋友說啊?絕對會亂成一團吧?”說話間擰緊那對秀挺雙眉,好像正於腦裏清晰描繪八卦引爆時homra亂哄哄的模樣。

“先別說吧。”十束嘴角狡猾翹起。“沒道理只有我們受驚嚇嘛!”

“你啊,”草薙眨了眨眼“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耶!是說,她們到底是什麼時候、怎樣看對眼的,多多良你知道嗎?”

“我不知道喔~”十束聳肩。“本年度十大神祕事件?”

“嘛、或許算的上吧!”


其實,對十束來說,神秘的又何止她們的戀愛,正確的說,所有戀愛情感在她眼裏都堪比宇宙之謎。

不是不懂相關知識(荷爾蒙分泌之類的),符合喜好的戀愛故事或看或聽都津津有味,對別人的戀情也樂見其成。

十束不討厭“戀愛”,相反的還很感興趣,只是那是對“別人的戀愛”,自己的話,就怎樣都拿不出同等熱情。

這樣的她,卻是homra裏最受歡迎的對象,入青春期以降,追求者前撲後繼,連十束自己都很納悶。

依她個人見解,赤組裏,草薙出雲外貌最為出挑,周防尊則是魅力冠群無庸置疑。


直到現在,十束都能清楚記得,她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。


被男孩用撐在牆面的單手攔住去路,十束的笑臉凝住一瞬,很快展開。

“麻煩讓讓好嗎?”

大概臉皮夠厚,他自我感覺良好的表情好好掛著,不閃不避的伸出另一隻手,阻擋她的迴避路線。

十幾歲,典型青春期荷爾蒙暴動,長得還算有本錢自傲,十束心想,一邊笑瞇瞇地把手伸進肩包,一邊毫不猶豫瞄準對方小腿脛骨--快狠準兼備的凌厲踢擊奉上。

“噢!”踢到鐵板的男孩猛地倒退,整張臉皺成一團。十束抓緊機會貓腰從他臂下鑽過,三步併兩步站到他一臂長外。

她在“乾脆閃人”和“聽聽到底有何貴幹”間游移零點五秒。

一件外套從天而降。


那是一件駝色的連帽薄長風衣。

饒是自栩機靈的十束都木楞楞的沒反應過來,被當頭落下的外套罩個正著的男孩更是慌張,從風衣下發出含糊低咒,掙扎著把兜頭的遮蔽物掀掉。


十束的注意力沒放在他身上,打從那個接續外套翻過牆頭的人俐索落地後,她的目光就完全被吸引過去了。

長卷髮散亂的披在肩背,陽光下如正熊熊燃燒的火焰一般。短白T、洗白的牛仔褲紮進棕色的登山靴裏。

她落地起身沒半點多餘動作,還順道撿起掉在地上的薄長風衣。

“喂!”

大概對她頭也沒回就要離開的行為相當不滿,男孩聲音明顯慍怒。

但是當對方如其所願的回過身時,又被嚇得一愣一愣。


不能怪他膽識不夠。十束有些好笑的想。因為皺眉直視他的少女,氣勢實在太強。

藏在深刻輪廓下的眼睛,像獵食中的兇獸似的金光灼灼,和她掛在胸前閃閃發亮的銀飾交相呼應。


十束暗暗嘆了口氣,給在強盛目光下完全啞火的男孩遞了個台階:

“剛剛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

他漲紅了臉。“…沒…沒事!就想問問你,有沒有空一起出去玩…之類的…”

“沒空喔。”十束笑瞇瞇的。“下次換個禮貌點的方式,再來交朋友吧?”

“喔…喔!”

男孩落荒而逃。


“噗、哈哈哈哈!”從圍牆轉角緩步而出的人,輕扶著牆笑得開心。

午夜藍的寬鬆男士襯衫、輕軟的白色路跑鞋,穿著緊身白色牛仔褲的雙腿修長筆直,漂亮的驚人。

深金色的頭髮長度約達下巴,輕盈蓬鬆的散在臉頰兩側,隨著她的笑聲一跳一跳的。

美女。十束在心裏偷偷吹了聲口哨。

而美女抹了抹笑出來的眼淚。“尊,這是第幾次了啊?那傢伙真可憐哪啊哈哈哈!”她面向十束,強烈的笑意還沒從臉上退下來。“hey, cool girl!剛剛沒打擾到你們吧?”

“沒事,本來就沒太多要說的話,還在想該怎麼收尾呢。幫了大忙呀,說真的。”

美女因為她的話再度笑開來。另一個人倒還是一副看不出表情的臉,好像稍微鬆開的眉眼,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。

“走了,草薙。”

“先等我笑完哪、哈哈、啊--笑太多了臉頰好酸!”被叫作草薙的美女揉揉顎骨。

“我是十束多多良。”她趕忙說道,向她們遞了個詢問的眼神。

“我是草薙出雲,那傢伙是周防尊。”她用下巴朝周防的方向比了比。

而周防對十束草率地點點頭權充招呼。


因為互相都沒什麼要緊事,十束又跟著她們一起走了一段,一路上多是草薙和十束在說,周防偶爾應答,其餘時間則把雙手插在後口袋裏,慢吞吞地走在最後。

從交談中十束得知了一些有意思的情報:

其一,周防懶得多繞幾步路到門口,所以選擇直接跳牆而過。這不是她第一次這麼做,也不會是最後一次。

其二,她和她們就讀於同一所國際學校,和周防差兩個年級,和草薙差三個。

其三,草薙在學校附近一家叫homra的cafe打工,周防也常在那出沒。

“有機會可以來玩喔,免費招待你一杯飲料!”草薙說。自從知道她們都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,草薙就顯得更親切了。還拿出一張背面印有店址的homra名片給她。


十束接受她的邀請,趁假日前往homra。


那是一家不大不小的cafe,距DIS一個街區,位於轉角,周圍砌著矮石墻,庭院裏幾株高大健壯的白薔薇探出頭來。

傢俱和裝潢都在最低限度,能免則免。陳設而出的則相當精緻:木窗格,鏤空雕花的金屬招牌、壁燈,米白的牆面掛著幾幅裝錶好的莫內睡蓮拼圖。金屬按鍵打字機,黑膠唱盤,還有古董木櫥櫃和吧台。

簡約的歐式復古風格。


十束推開雕花木門進去,店裏的侍者只有草薙一個,白襯衫黑西褲,腰部繫著黑色素面長圍裙。

周防果不其然也在店裏,和上次差不多的著裝,坐在靠吧台的高腳椅上喝著檸檬蘇打水。

草薙看到她顯得挺高興的,漂亮的笑容掛在臉上,照約定請她一杯雙倍牛奶拿鐵,還在上面畫出美麗的葉形拉花。


TBC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NewBu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