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Buds

Keep Calm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1)

3. The Monster


陰雲集聚在天際邊緣。

盛夏午後,溫度居高不下,皮膚表面有種揮之不去的黏膩感。

周防坐在河堤上,老位子,雙手撐在身後。

這幾年,大樓一棟接著一棟蓋了起來,這裡的天際線卻沒被遮蔽多少,和他開始造訪時相差無幾。

當時,少年宗像眺望的,也是同一片風景。

周防有些好奇,他到底在凝視什麼,又在尋找什麼。

不過,周防連自己在追尋什麼,或者,是否有所追求,都不清楚。


雲翳不知不覺籠罩整個天空,湧動的深灰中電光閃現。

周防聽見遠處傳來的隱約聲響,好像某種不知名物的嚎叫。

他瞇細眼睛去看,傳說中前代赤王的殞坑就在同一方向。

他能感覺到胸腔中的轟隆共鳴,好像體內藏有同種不知名物,在回應那呼喚一般。


周防尊絕少憶起自己的成王經過。

那自然到無須深思,如點燃自身深處火種。

不過,是擁有獨立意志的火。


“石板選王,王卻沒得選擇--太不公平了--不覺得嗎?”草薙聲音明快,像在說笑,一牆之隔的周防卻怎麼聽都是諷刺。

他不出聲地快速溜出酒吧後門,沒聽清十束的回答。

但是,可以想像。

周防直覺知道,接受焰色紋身的氏族,對他抱持怎樣期待。也能感覺,相識有年的草薙十束,偶爾浮出的悵惘。

他們為他不平,懷念的是未套上超人能力以前,橫衝直撞的少年時代。

周防不是沒有相同念頭,只是,隨時間流逝也慢慢明白,看似未決定步向成王一途的自己,早在視草薙十束如家族,那個時刻,就已經作出抉擇。


頂懸王劍,身懷烈炎。

偶爾無法隨心而動,不過如此。

周防在不算長的人生途中,早已深知挫折和遺憾的苦澀滋味。

所以,他拒絕後悔,他是不會後悔的。


泛藍的白光一閃,稍微刺痛雙眼。

緊跟而來的巨響裏,有別的聲音混雜。

“尊。”

是櫛名安娜的聲音。

周防回頭。

女孩站在坡堤後方,銀瀑長髮在風中飛舞。雙手壓著絳色裙襬,紅玉般的大眼,錯也不錯的望向他。

在得到周防的關注後,她就抿起嘴不再說話了。小小的臉繃著,踏著不大的步伐靠過來。

“尊,在看什麼?”她說。

周防沒回答,只將視線重新投向空中。

在他視野斜下,安娜一手抓住他T-shirt下襬,一手拿著從不離身的玻璃珠,透過它去看天空。

“……好漂亮。”她輕聲說。


櫛名安娜是他高中導師,櫛名穗波,的侄女。靈感敏銳,天賦異稟。

不知是否因此讓她擁有獨特審美?

在他們相遇之初,就曾用這個辭彙稱讚過他。

就周防所知,“漂亮”從來不是用來形容他的,除了安娜。

女孩喜歡的、恐懼的,都和一般小鬼稍有不同。

在Homra一眾小伙裏,誰都不選,最愛跟著他轉。

現在,則無視震動空氣的轟隆巨響,著迷地盯著空中的靛色光芒。

周防不清楚,那和她的過去是否有關,唯一知道的,是她到底失去了什麼,現在才站在他的身旁。


漸強的風拉扯他的頭髮、衣著。

一滴雨落在臉上。

周防仰頭,頭頂上方是盤聚的風暴。

衣襬被一瞬拉緊。

“尊!”安娜說。

“……啊。”周防說。

她放開手,留了空間給他,周防剛翻身落在堤防內側,小手立刻牽了上來。

那時候,他不知為何突然想起,那少年時代的幽靈。

宗像骨節分明的手從腦海裏浮上來,捧書的、握傘的、抽煙的、揮手說再見的。

在腦海裏揮一揮,揮一揮。


周防再見到宗像,是在不久之後。

從三樓平台望下來,他就站在那裏。

在盛大的雨中,撐著黑傘,穿著青組制服。長劍收在鞘裏,掛在腰畔。

只憑那半邊側影,周防就能認出來。

良木般的站姿依舊,宗像看起來比以前還更醒目。周圍一片氤氳,他卻仍明晰異常。


“看到了嗎?那就是新的青王。”站在一旁,草薙說。


TBC


评论
热度(9)

© NewBu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