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Buds

Keep Calm

[K]Fragile Things(尊禮).(3.3)

>超短的一更,以示我還沒忘記它。

>向自己承諾本週起開始週更,或長或短。

>最後,謝謝還記得這篇文章的你。

>指路前章:分類——[K]Fragile Things



⋯⋯ problem lies in me


有歌聲,不知從哪裡來。

凝神去聽,周圍卻變得一片靜謐。他屏息了好一會兒,分神思考了一下為何自己要費力去聽那不知是不是歌的歌,聲音又斷斷續續傳來。


⋯⋯ only a man ⋯⋯ candle to guide ⋯⋯

⋯⋯ escape what's inside ⋯⋯


“⋯尊,尊!”

胸口沈重,讓他無法順暢呼吸。

周防猛地睜眼。

正對著赤紅雙眸。


安娜銀色的長髮垂攏在周防上臂兩側,大半個身體都靠著他胸口,沈甸甸的。

"尊。"安娜叫他,臉上沒什麼表情。周防卻能讀出來,那其中混雜的喜悅和擔心。

他把視線偏開。

十束站在房門口,一手抓著門框,半轉身朝著樓下說話。

"喲——!草薙桑願賭服輸啊!那瓶Royal Salute 21年份威士忌就歸我啦!我就說吧——由我們公主出馬,king怎麼可能過了十分鐘還賴在床上!"

十束興沖沖地回過頭。

"——king要不要分一杯⋯⋯"話說到一半,十束的語氣低下來,眉梢和嘴角也是。

面對那神情,周防簡直想要嘆氣。他稍微施力讓身體向上,遭遇阻礙才想起來,還有個人壓在他身上。

周防懶得出力,重新把目光挪回安娜臉上。

"⋯⋯重。"

安娜的表情變得有些茫然。

他對著那不解的眉眼,再說了一遍。

"好重。"

然後看到安娜的小臉從困惑到意會,再整個漲紅成漂亮的粉色。

她慌慌張張的立起身體,跳下床去,期間還因為重心不穩,被周防伸手扶了一下。

安娜直衝到房門邊才回過頭。

"——尊是笨蛋!——笨蛋笨蛋!"說完,隨即碰碰碰的一路跑下樓去了。

十束和周防面面相覷。

"唉、我說king你⋯⋯對淑女,不管怎樣都不能那樣說話啊!"十束說。

周防沒應聲,緩慢地從床上挪下地,再緩慢地移進淋浴間裡。

"——喂,king!——算了,我先下樓,等等別忘了和安娜道歉哪!你們今天約好要一起出門吧?"

十束的聲音隔著門板,有點模糊。

周防轉開水,隨手抹了把臉。

沾在前臂上的汗水是冷的,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在深冬的夜裡流了滿身的汗。


TBC

评论(3)
热度(8)

© NewBuds | Powered by LOFTER